問候

大家好,我是恒温。

現在一邊在台北工作,一邊在宜蘭種田。

還是學生的時候和朋友一同去京都旅行,在很偶然的狀況下住進了月光莊。

一開始時其實覺得這間客棧好怪,

搞不清楚誰是客人誰是主人,大家每晚都在樓下一起喝酒聊天。

一開始其實很不習慣。

但是經過一週之後慢慢熟悉大家後,我也成為了每晚一同喝酒聊天的一份子。

之後每去京都,一定都住在月光莊。

每天都有不同的活動,即使整天都不出門,也可以和大家一起玩的很開心。

從那時候就一直很希望,能自己做一個像這樣氣氛的客棧。

2014年時,趁著打工渡假的機會,在月光莊換宿了兩個月,

期間交到了很多好朋友,真的是非常開心的經驗。

2016年Amesyuu 和 Tomo一同來宜蘭旅演,

有提到種田和客棧的事不如想像中的順利,必需先回到台北工作的事。

沒想到隔天 Amesyuu就說” 客棧的事不用煩惱,交給我們來幫忙吧!”

於是 2017的春節前一周,Amesyuu, Tomo, Eigo三位從日本來的好朋友來到了深溝村。

要一起改造門咖口成為真正的月光莊。

請大家也來和我們一起玩吧!!

 

恒温

 

 

來自台灣的旅行者,

用著很禮貌的日文傳來了一封信。

“目前正在日本打工旅行的尾聲、

但還有一件很想做的事還沒完成。

那就是希望可以在月光莊打工換宿”,

於是,這位多次來月光莊住宿的客人,開始在京都月光莊打工換宿。

好奇心旺盛的他,也到了岡山來拜訪我,一起在山上整地、農事和流汗。

還記得他說 “有一天希望在台灣也能做一個像月光莊一樣的客棧”。

那是在2013年的春天,我第一次遇見劉恒温。

在那之後,他還來參加了京都做味噌的活動,

也協助了我們在台灣的巡迴等一直保持著聯繫。

2016年秋天,我們也第一次來到他在宜蘭的據點。

那是一個聚集了許多友善耕作伙伴,水源豐富的美麗小村。

在這個他起頭的客棧,Tomo 和Amesyuu,的這對完美組合決定要一同改造這裡,

讓月光莊的精神在這𥚃再出發!

雖然和旅行一樣,未來的路充滿了未知。

但是,在別的國家,有一個人受到了月光莊的感動,

而想要將月光莊的精神帶到自已的國家中,是多麼令人開心的事呀。

讓我們來協助你吧!

對我們來說,在別的土地上,可以做出什麼來,一定會成為寶貴的經驗。

這樣的機會不是天天有的。你是否也願意和我一同乘上這班列車呢?

 

雨柊 

 


第一次認識劉恒温

回想月光莊第一次到台灣演出的時候。

在外國的出演,連中文是左是右都搞不清時。

還好有當地的劉君幫忙翻譯

讓演出大成功。

就這樣,我們興致高昂的來到新的地方,建立起了月光莊。

對於會發生什麼樣的事,完全無法想像,我們一直以來在日本追求的是什麼呢?

我感到這個答案就在宜蘭等著我們。

在沖縄的對面,日本的旁邊。

不論是日本人自己都不知道的,某種日本和台灣的深藏的牽絆

還是在日本無法察覺的事情,換個角度再一次的遠望自已的國家

也許,

就能遇見和想起,那個被我們遺忘的什麼。

宜蘭的深溝村,在這個非常棒的鄉下地方,有點怪怪的日本人在的

那裡,

請您一定要來看看。

讓我們一起乾杯吧!

Tomo